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留住渐行渐远的记忆

------ 民俗的历史和图像留影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枕待旦四十载 不负影坛太史公  

2013-05-31 13:42:17|  分类: 记事本_美文收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 记龙岗籍摄影大家何煌友

深圳侨报 张鹏  http://www.sz-qb.com/html/2013-04/22/content_63174.htm

一枕待旦四十载 不负影坛太史公 - 笙歌----客家民俗影像 - 留住渐行渐远的记忆
   

我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专访何老先生的人。

去年1123日,天气阴沉,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。深圳11月的雨,只是有些冰冷,道路两旁依然绿树成荫。那天,我起了个大早,撑着伞,从龙岗中心城搭车去往福田区梅林一村,和“摄影大家”——何煌友老先生谈摄影人生、忆龙岗峥嵘岁月。

奈何天妒何老真英才!短短半年后,何老先生就驾鹤西去。

何老先生是横岗西坑人,毕业于平冈中学。他当过铁道兵,做过宣传员,从事摄影事业40多年,是岭南摄影界龙岗籍的泰斗级人物。

我和何老先生的一面之缘也因为龙岗而起。

去年正值龙岗建区20周年。在全区性的庆典拉开帷幕之时,我这个新摄影人想到了何老先生。虽然不忍打扰他幸福的晚年生活,但何老先生作为地地道道的龙岗人,又是龙岗乃至深圳发展的见证者,倘能请他畅议20年龙岗发展之巨变,该是多么壮丽、多么有价值的事情。

在《深圳侨报》编委白甲林的帮助下,几经辗转,我终于打通了何老先生的电话。电话里,何老先生的声音清脆而响亮,我向他讲明来意后,他爽快地同意了接受我的采访,并和我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。

访问何老先生,是在福田区梅林一村附近的一家酒楼。冒着小雨刚到达目的地,就看到何老先生已站在酒楼门口迎接我。眼前,“清瘦”的何老先生上身着一件深色格子衬衣,外搭一件绿色摄影马甲,身穿一条军绿色的裤子,整个人精神矍铄。至今忆起,仍历历在目。

进酒楼后,何老先生招呼我坐下,示意我一起喝早茶,我在简单介绍来意后,与大师的对话便在饭桌上展开来。

一个上午,我听何老先生与夫人讲那些年他们一起拍照片的事情。

老两口你说一段,我说一段,默契得很。也许是尊重夫人,我的第一个问题,著名作品《春雷》是如何诞生的,是何夫人告诉我的。她说,当初为了选取拍摄国贸的最佳角度,在单位分房子时,何煌友不顾家人的坚决反对,毅然选择谁都不想要的顶楼。在19872月的一个夜晚,一声春雷划破长空,紧接着大雨倾盆,何煌友在自家阳台上支好三脚架,握紧相机对准国贸大厦,两个小时、一卷胶卷,拍出了这幅寓意“春雷一声,新城一座”的传世佳作!

在当日的采访中,何老先生跟我一起回忆当年摄影的事情。无论讲到哪里,他总会强调一点:“我自己只是一位普通的记录者。”

但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记录者,很长时间里,每年平均在家的时间不超20天,甚至有时连睡觉都手握相机!

可以说,那些年深圳哪里有开山炮声,哪里就有何煌友的身影。何老先生用一台小相机记录“宝安县”到“深圳”的变化,从蛇口第一声炮响到深圳特区建立30周年;他还记录了深圳第一个春节花会、第一场商品展销会、第一次深圳书市……他的镜头定格了深圳这些年的巨变和许多个第一次,他为深圳的贡献,不只是摄影那么简单。

何老先生深爱摄影,他为深圳摄影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1981年,何老先生曾积极发动组织成立了深圳市第一个文艺团体——深圳摄影学会。身为学会会长的他,1993年与深圳摄影界朋友一道筹措资金在深南路上建起了“摄影大厦”,十几年间,那里就是何煌友的工作阵地。

1995年,何老先生协助中国摄协赢得了第24届国际摄联大会的主办权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他连续参与举办了十几届全国摄影“十杰”年赛;连续17年参与举办深圳“新星”摄影大赛,为培养深圳摄影后备人才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同样是上世纪90年代,何老先生与影友一起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、苗族自治州永顺县采风时,看到当地许多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无法读书,回到深圳后,他发动深圳摄影爱好者捐款20多万元,为那里的孩子建起了“摄影学校”。

何老先生的逝去,让我身边摄影圈子里的话题,顿时严肃黯淡起来——回忆,缅怀,崇敬,悲伤。深圳摄影协会秘书长李博强与何老先生算得上是多年的“战友”。听到何老先生驾鹤西去,这位“老战友”悲痛不已。他告诉我,1981年深圳摄影协会成立伊始,两人便在一起共同为推进深圳摄影发展而不断努力。

“他(何煌友)平时为人很低调,做事踏实。他记录深圳发展的变化,同时,又让深圳摄影水平在全国领先。可以说,他为深圳摄影‘战斗一生’。”

蔡惠生是深圳民俗摄影协会秘书长,深圳还是“宝安县”时,他就因为工作关系与何老先生结识。“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摄影界的‘一代宗师’!由他创立的深圳摄影协会甚至可以代表中国摄影界的水平!”

我的同事,《深圳侨报》首席摄影记者钟致棠是何氏得意门生。与何老先生一样,钟致棠也是土生土长的龙岗人,在学习摄影的过程中通过何老先生的指点,他坚定了自己的摄影目标,并且用相机记录下龙岗甚至深圳的发展过程。听到何老先生去世的消息,他伤心不已,不无动情地说:“是他,为我指出了一条摄影道路。还记得2000年的时候,他告诉我要多学习数码摄影,在摄影方面老师一直鼓励我要坚持下去。我是幸运的,可以得到他的栽培,我不枉此生!我会用相机继续坚持记录下去,不会令老师失望!”

还记得那次采访的最后,我问何老先生:“您今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?”

他说:“30多年来,深圳各个地方都发生了巨大变化,如果之前一些影像记录没有了,会非常可惜。我想把深圳的根留下来,让大家以后可以继续研究。”何老先生回答道。

何老先生还告诉我,他想将家里的老房子改成展览馆,将拍摄的所有关于深圳的老照片展览出来,为这座城市存一个档,留一份回忆。而我此前从他家人处获悉,何老先生生命中最后的几年时光,已经很少外出拍照,他把精力用在了将一生的胶片作品,加以整理、归档、扫描、注释,继而通过数码形式永久保存下来。

如今,不管何老愿望是否实现,他为这座城市作出的贡献永远都不会被磨灭。他那“记录者”的精神和那些可能已经泛黄的老照片,会激励着任何一位摄影人继续努力“记录”下去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